陈顺殷的博客 http://www.carnaby.com/blog/blog.php?uid=36

用户登录

关闭

忘记密码

博文

从浦发银行巨额违规放贷案看我国商业银行应如何进一步完善风控体系

2018-01-21 21:37:47

标签:  分类:


  2018年1月19日,中国银监会四川监管局以川银监罚字〔2018〕2 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在其官网对外公布了对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以下简称“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规发放贷款案件的处罚结果通报。根据该通报披露信息: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其不良贷款。中国银监会四川监管局在该《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详细列明了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1.内部控制严重失效,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2. 未提供或未及时提供检查资料,不积极配合监管部门现场检查,对现场检查的顺利开展形成阻碍;3.授信管理严重违规,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4.违规办理信贷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5.违规办理同业投资、理财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6.违规办理商业承兑汇票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7.违规办理信用证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8.违规办理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9.违规利用保理公司进行资金空转,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银监会同时也指出,这是一起浦发行成都分行主导的有组织的造假案件,涉案金额巨大,手段隐蔽,性质恶劣,教训深刻。此案暴露出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存在诸多问题:一是内控严重失效。该分行多年来采用违规手段发放贷款,银行内控体系未能及时发现并纠正。二是片面追求业务规模的超高速发展。该分行采取弄虚作假、炮制业绩的不当手段,粉饰报表、虚增利润,过度追求分行业绩考核在总行的排名。三是合规意识淡薄。为达到绕开总行授权限制、规避监管的目的,该分行化整为零,批量造假,以表面形式的合规掩盖重大违规。此外,该案也反映出浦发银行总行对分行长期不良贷款为零等异常情况失察、考核激励机制不当、轮岗制度执行不力、对监管部门提示的风险重视不够等问题。


  另据传媒公开报道:“案发后,银监会高度重视,多次召开党委会议和专题会议研究部署查处工作,并成立专责小组,与上海市委市政府、四川省委省政府建立工作协调机制,通过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推进风险处置和整改问责工作。在银监会统筹指导下,四川银监局制定实施‘特别监管措施’,实行‘派驻式监管’,开展多项专项排查治理,积极推动合规整改工作。四川省委省政府和上海市委市政府也互相协作配合,共同推进风险处置工作,全力维护社会稳定和地方金融安全。浦发银行根据监管要求,在摸清风险底数的基础上,对违规贷款‘拉直还原’做实债权债务关系,举全行之力采取多项措施处置化解风险,并按照党规党纪、政纪和内部规章,给予成都分行原行长开除、2位原副行长分别降级和记大过处分,对195名分行中层及以下责任人员内部问责。截至2017年9月末,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已基本完成违规业务的整改,目前该分行班子队伍稳定,总体经营平稳正常。”


  从全球银行业界发展历史看,一家银行在不同发展阶段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重大问题或失误并不罕见,一些原本在人们印象中内部管控能力较强的百年老店也时不常爆出因管理漏洞而出事。例如:1995年,英国巴林银行前交易员尼克•利森(Nick Leeson)因违规买卖日经225期货指数失利,导致230多年历史的巴林银行一夜之间输掉14亿美元而倒闭。事隔12年,同样拥有200多年骄人业绩的法国第二大银行兴业银行,2008年曝出巨额金融欺诈丑闻31岁的交易员杰罗姆·科维尔 (Jerome Kerviel) 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大量购买欧洲股指期货,造成49亿欧元(约71亿美元)损失。2012年,美国摩根大通因“伦敦鲸事件”(“事件”是指摩根大通设在伦敦专门负责组合层面风险对冲交易的团队自2012年初进行了一系列合成信贷衍生品操作以谋求高额利润,不料交易造成的损失自2012年4月起不断扩大,最终导致摩根大通亏损约60亿美元的事件)被美国国会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调查,该委员会2013年3月14日公布摩根大通银行“伦敦鲸事件”调查报告时,指责摩根大通存在忽视衍生品交易风险、隐瞒巨额亏损、规避监管、误导投资者等诸多不当行为。2013年9月,摩根大通承认存在违规行为,并为“伦敦鲸事件”支付赔偿金9.2亿美元。2016年,富国银行被美国联邦法院开出1.85亿美元的罚单,原因是该银行将员工薪酬与销售业绩挂钩,令部分员工铤而走险在未征得客户同意,私开信用卡账户,用伪造的电子邮件账号与客户签订网上银行服务,并强迫客户为这些不知情的账号缴纳滞纳金。 所有上述事件均印证了这样的基本事实: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是一项系统工程,任何一个小薄弱环节均能触发大问题。在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经营环境下,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的持续“补漏”和完善一直在路上,永无止境。 


  正如巴菲特那句名言“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我国商业银行的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是否足够和是否有效,只有经过一场危机或某些事件才可以得到部分检验和验证。可以说,利用上述“造假”手法进行违规操作并不限于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一家,为此,作为银行同业,我们既不能仅仅作为旁观者站在一旁作壁上观,看浦发银行“笑话”,也不能就事论事地孤立去看待事件或把注意力停留和聚焦在事件的表象上。无论是当事银行还是其他银行同业,均应以强烈的忧患意识去设法深挖引发事件的来龙去脉,包括引发问题的深层次根源。笔者基于自身在国际金融机构从事风控工作超过30多年所形成的职业敏感,根据公开传媒所披露的有限信息,试图对上述事件的主要诱因作出如下分析和推断及对应的整改建议,以期收到抛砖引玉之效:


  首先,我国商业银行传统惯性的诸侯式“块块管理”模式容易导致局部失控。从银监会所作的“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原行长、2名副行长、1名部门负责人和1名支行行长分别被终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行政处罚决定看,整个事件的始作甬者均在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这一“块块”之内。换言之,整个业务决策和营运操作均在在地分支机构行政长官自行操控之内,作为风控的第二道防线的信贷审批、内部控制和合规管理,以及作为风控的第三道防线的内部审计均得实际上听命于分支机构领导。在这样的管理模式下,风控的第二和第三道防线不但发挥不了其应有的管控和制衡作用,反而成了人为造假的“帮凶和掩护”。应当指出的是,类似这样的诸侯式“块块管理”的模式在我国金融界特别是中小商业银行目前仍相当普遍,要强化我国商业银行的风控,必须从改变这种传统“块块行政主导”的管理模式着手。


  其次,要确保风控的足够和有效必须真正推行总行自上而下的风管、内控、合规和审计的穿透式垂直管理。据了解,作为“扁平化”管理改革的成果之一,我国不少商业银行在过去数年早已推行和实施了总行自上而下的风管、内控、合规和审计的穿透式垂直管理。但由于受惯性思维影响,在推行实施过程中还是无法真正实现“从形似到神似”的跳跃。表面上和形式上,风管、内控、合规和审计是总行自上而下的穿透式垂直管理,但是,由于实际上在基层行的人员任命、绩效考核和日常汇报负责机制方面仍在很大程度上得听命于分支行领导。在这种风险治理结构下,由于“谁都不能用自己的牙齿咬自己的鼻子”,风管、内控、合规和审计的垂直管理最终还得听命于在地行政长官。基于合理推断,“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该行不良贷款”,并非仅由被行政处罚的哪几位分支行领导包办操作,被问责的包括风管、内控、合规和审计在内的195名分行中层及以下工作人员也参与其中。虽然,从组织架构和汇报线路设置上,风管、内控、合规和审计人员均要向总行对口部门和领导汇报,但实际的情况却成了银监会的处罚的主要违法违规事实的一部分。


  第三,内部沟通和密报渠道建设和维护不足。为弥补风管、内控、合规和审计的穿透式垂直管理可能存在的不足,国际领先商业银行均会在内部建立和维护有效的“内部沟通和密报”渠道,以便让总行风管、内控、合规和审计等职能部门、高级管理层和董事会能及时从该渠道收取各层级业务单位或职能部门可能涉及违规、违法或有关举报人员认为不当的情况,以确保在公开渠道无法获取的信息,能从基层员工个体渠道“检举密报”获得。以汇丰控股为例,该行设有全球举报平台:汇控密报(HSBC Confidential),方便员工可在保密的情况下报告与内部风控和合规有关的问题和事项(包括涉及的潜在问题和漏洞及有关人员违规问题及相关合理化建议等)。另外, 该行还设有一个外部电邮邮箱,接收和处理 与会计和内部财务监控或审计方面的关注的事宜(accountingdisclosures@hsbc.com)。与此同时,该行执行实施非常严格的政策和程序,集团有严格的政策,避免和防范通过上述途径提出关注的人士遭到有关当事人的打击和报复。所有已汇报有关报复行动的指称均会直接上呈高级管理层处理。反观浦发银行上述案情,正如银监会指出的那样:在风险、内控、合规及内审垂直管理失效的情况下,总行无法从其他渠道及时了解和掌握情况,“该案也反映出浦发银行总行对分行长期不良贷款为零等异常情况失察”。


  第四,银行总行须利用信息科技资讯系统(以下简称“IT系统”)对全行经营活动情况进行不间断实时非现场监控。在银行业务高度IT化、银行网络渠道多元化、分支机构分布地域扩大化、业务构成复杂化等营运环境下,商业银行总行对其分支机构的业务监察除继续沿用原有的定期和不定期现场检查外,应越来越多地利用IT系统进行不间断实时非现场监控。在这样的技术手段支持下,不但大大提升总行的监察效率,减少对基层业务单位正常营运的干扰,而且,对内部人员从事违规违法活动会起到非常大的震慑作用,收到无为而治的管理效果。从公开可获得信息披露的情况看,浦发银行总行对其四川分行的“失察”很可能与总行有关职能部门欠缺相关非现场IT监控手段有关。


  总而言之,鉴于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的足够性和有效性是一家银行可持续平稳发展的重要基础,我国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型商业银行应从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上述案件及其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吸取宝贵的经验教训,并围绕上述所发现的四方面的管控薄弱环节和问题诱因,对照检查自身有否存在类似的问题,有针对性地进一步整改完善自身的风控体系,为自身业务的未来快速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阅读(2559)|评论(0)|打印|举报

前一篇:国际银行风险管理最新实践和做法 后一篇:流动性管理系列之四:国际性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应急计划

我的评论[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端

个人资料

陈顺殷

RSS收藏留言博客访问:1030188

博主简介:

在全球领先的国际性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基金公司、投资管理公司及评级机构任职超过三十年,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各类型大型金融机构的运营和管理实务经验。 现职金融机构管理咨询顾问,专职为大中华区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范围广泛的管理咨询顾问服务。因长期为中国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咨询顾问服务,对中国市场和中国金融机构颇为了解,并常常能针对中国金融机构的日常营运管理过程中遇到的各类操作实务问题,从国际视野的角度提出其全面和独到的见解及较具操作可行性的解决方案。 除具丰富国际性金融机构管理实务经验外,陈先生也善于相关实务研究工作,出版了《“入世”中国银行业面临的挑战与对策》(ISBN 7-5049-2312-5.1899)等专著。长期为大中华地区各类型金融机构提供包括:业务营运管理、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市场营销及绩效考核等专题的操作实务培训。 邮箱:sunnychanshunyan@sina.com

博文分类

留言

评论

最新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