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凌的博客 http://www.carnaby.com/blog/blog.php?uid=37

用户登录

关闭

忘记密码

博文

中国银行业怎样走向成熟(3)

2018-02-22 11:38:05

标签:《全球化》2017年11期  分类:


三、国外金融机构的教训更值得我们认真汲取


在业界,一些人对于国际金融危机甚至一些银行倒闭事件,抱着隔岸观火甚至幸灾乐祸的态度,这对于银行业走向成熟是极其不利的。银行就是银行,有其共同的基本特征与基本规律,只有善于从金融危机和别人失败中吸取经验教训,才能真正把握银行规律,才能最终不断走向成熟。


银行业具有鲜明的脆弱性特征,自身杠杆率较高,且时刻面临着信用层面、市场层面、操作层面以及政策层面等多方面风险的冲击,而且伴随金融的全球化、综合化、网络化,银行业天生的脆弱性将会越来越突出。另外,银行业的外部性特征显著。商业银行承担着整个社会的信用中介、支付中介等职能,涉及广泛的利益相关者。银行自身经营成功,可以有力提升社会资源配置效率,支持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但是一旦银行经营失败乃至倒闭,则会直接或间接地对储户、交易对手以及其他错综复杂的利益相关方带来损害,具有很大的传染和辐射效应,非常容易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造成危机蔓延,对整个金融体系以及实体经济产生巨大冲击。


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良好环境,容易掩盖银行内在的结构性缺陷。本就是典型的例子。日本在二战后几十年间经济实现腾飞,日本银行也迅速地赶超英美。1986年《银行家》排出的世界1000家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日本大型银行在前10名中就占了7席;同时,日本银行在海外大规模并购扩张。在享受经济发展红利的同时,日本银行不同程度上忽视了自身存在的包括公司治理、风险管控等方面的缺陷,错过了改革的最佳时机。等到经济形势出现逆转,银行体系风险迅速暴露,不仅自身大伤元气,长时间一蹶不振,而且一定程度上也拖累了日本经济。殷鉴不远,日本银行的教训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汲取。当然,更值得认真吸取的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带给世界主要银行的教训:


第一,银行业发展不能脱离实体经济基础。从这次金融危机首先需要汲取的一个深刻教训,就是虚拟经济不能脱离实体经济,金融发展要回归本源。例如这次金融危机发生时,仅信用违约互换(CDS)的市场规模就超过60万亿美元,达到美国GDP4-5倍,这显然是非理性的。近年来,中国银行业不断改革,金融不断深化,在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促进了银行业和实体经济的平稳发展和良性循环。但同时需要看到,部分机构在盈利冲动下,通过资金层层嵌套、期限错配和不合理的加杠杆行为赚取超额利差,导致资金空转,一定程度上出现了“脱实向虚”的倾向。


第二,金融杠杆不能超越自身可承受范围。高杠杆比率是金融机构的固有特点,也是风险管控的重点和难点。提高杠杆比率意味着以同样的资本做更多业务、承担更大的风险敞口,是一把“双刃剑”。从这次美国次贷危机来看,投资银行之所以首当其冲,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高杠杆带来的风险失控,超过了自身管理能力和资本可承受限度。目前,国内很多银行在一些领域也存在过度放大杠杆、快速扩张的倾向。例如部分银行在息差收窄的背景下,追求资产规模扩张,通过同业业务、表外业务加杠杆,高风险经营,追逐利润。以同业存单发行为例,2015年发行量为5.3万亿元,2016年则达到13万亿元;截至20174月,同业存单的托管量达到8万亿元。


第三,创新不能游离于风险管控之外。不少人将金融衍生产品创新视为这次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实际上,问题并不在于这些衍生产品本身,而在于管理者认识偏差和风险管控缺失。从这次金融危机的情况来看,很多金融机构对于债务担保证券(CDO)、CDS等金融衍生产品的内在风险缺乏深刻理解和必要重视,有的则将其视同普通交易业务交由市场部门自行管理;有的虽然意识到这些业务可能存在较大风险,但并没有投入必要的资源进行独立、尽职的风险识别、计量、评估,而是简单地沿用外部评级机构的信用评级和风险评估报告。从国内的情况来看,也存在类似的苗头。


第四,关注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之间的相互伴生、耦合和转化。这次金融危机的最初根源是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引发的次级按揭贷款大面积违约,属于信用风险范畴,但由此引起的大面积市场震荡,迅速引爆市场风险,二者互相耦合放大。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共同作用,引起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危机,直接导致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破产,随后危机进一步蔓延和放大。长期以来国内商业银行对各类风险的管理虽都有一定的研究和管理手段,但对各个风险类型之间的伴生、耦合和转化还缺乏必要的关注和研究,这方面是一个重大缺陷。


第五,关注表外风险和表内风险的相互转化。在这次金融危机中,一些金融机构原先通过结构投资载体(SIV)、协议控制模式(VIE)等转移到表外的风险又重新回到表内。美国五大投资银行2007年底的表外负债总额达到17.8万亿美元,表外杠杆率达到88.8倍。长期以来,银行业主要关注表内风险(而且主要集中于贷款风险),对于表外风险重视不够,管控非常薄弱。近年来中国商业银行表外业务迅猛发展,一些表外产品创新(包括一些信托型理财产品)非常活跃。以银行理财产品为例,20166月中国银行理财产品资金余额达到26.68万亿元,大量理财资金进行了委外管理,非银机构利用委外资金进一步加杠杆、加久期,大量的资金涌向债券市场和权益市场。这些银行表外业务因杠杆率较高,对利率较为敏感,一旦遇到市场剧烈波动将面临较大风险,会导致表外业务风险向表内转化,潜在隐患很大。


第六,正确认识现代计量技术和模型在风险管理中的作用。现代金融离不开先进的计量技术和模型,但是一味依赖或迷信计量技术和模型也是很危险的。从这次金融危机来看,基于精细的数理模型设计出来的金融衍生产品,其科学性最终没有经受住市场突变的考验。因此,借助模型但不要迷信模型,充分了解模型的适用条件及其局限性,做到专家经验和计量模型的有机统一,这是值得国内银行业认真汲取的一个教训。


观察中国银行业的变化,很多专家喜欢用是否达到国际先进银行标准来衡量,并用“形似”和“神似”两个词来判断。“形似”相对要容易一些,譬如某些指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资产规模、业务结构或收入结构向对标银行看齐;但是做到“神似”却不容易,需要深刻理解、艰苦努力和一个较长的过程。我以为,“神似”的核心主要集中在那些“看得见摸不着”的银行经营“灵魂”上,具体体现在银行经营理念、意识和文化方面。对于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而言,我们期待其在经营意识和文化理念方面发生深刻的变化。

阅读(7234)|评论(0)|打印|举报

前一篇:中国银行业怎样走向成熟(2) 后一篇:必须重视稀有金属及高纯金属战略物资储备

回到顶端

个人资料

黄志凌

RSS收藏留言博客访问:731055

博主简介:

黄志凌,经济学博士,研究员,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博文分类

留言

评论

最新访客